當前位置:主頁 > 金融 > 銀行 >

交行億元車貸詐騙:紫光支行成行長夫妻店提款機

  大眾財經網   來源:大眾財經網 www.sdhabhon.com  發布時間:2013-09-04 22:01:46

  中國網9月4日訊(記者 月野) 幾年時間內,一家在吉林省吉林市當地都名不見經傳的汽車經銷商“信東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信東公司”),通過“能為外地購車人代辦本地交通銀行(4.00, 0.00, 0.00%)汽車貸款”的噱頭,將生意做的紅紅火火;然而當底牌揭開時,信東公司“神通廣大”的秘密簡單的令人瞠目結舌,而信東公司實際操控人與交通銀行吉林分行(以下簡稱“交行吉林分行”)涉事支行行長的夫妻關系,又令這一騙局蒙上了“內外勾結”的疑云。

  中國網財經記者在采訪中發現,“神通廣大”、能為外地購車人辦理本地汽車貸款的信東公司,甚至連最基本的汽車貸款經營許可證都沒有。而就是這樣一家無資質的汽車經銷商,在從2006年至2010年的短短四、五年時間里,卻能夠通過虛構本地居民購車材料的方式,從交通銀行吉林分行騙出貸款近億元。信東公司轉手將這近億元錢款以“汽車貸款”的名義,發放給遼寧、江西、內蒙及吉林省其它地市的300余名購車人,并每月向這300余人收取“月供”,累計收款數千萬元——這筆錢除少部分用于交通銀行貸款還款外,大部分被信東公司截留。

  事件舉報人、原吉林省公主嶺市政法委副書記常貴在發給中國網財經中心的舉報信中指出:騙貸事件是交行吉林分行部分高層管理人員利用職務之便,與信東公司內外合謀“共同操盤”完成。交行吉林分行則堅決否認“合謀”說,部分交行工作人員私下向涉事的外地購車者表示“銀行也是被騙了”。

  中國網財經記者在幾赴遼寧省、吉林省等地實地調查后發現,交行吉林分行在上述多筆貸款的審核、放貸過程中“烏龍不斷”,疑點重重;而交行吉林分行是否存在與企業惡意串通的行為,也成了這一案件爭論的焦點。

  移花接木的大富翁游戲

  在這一事件多位當事人的描述中,信東公司實際操控人劉凱平可稱是個高明的資金“掮客”,據舉報人提供的多次庭審記錄,記者大致勾勒出了劉凱平的操作手法。

  從2006年開始,沒有汽車貸款經營許可證的信東公司開始涉足汽車貸款業務,這次“轉型”由劉凱平一手完成:劉凱平以為吉林市以外戶籍的客戶購買大客車提供貸款為餌,與多名外地戶籍購車人簽訂分期還款的購車合同;隨后,她再找來部分吉林市本地戶籍居民充當虛構的購車貸款人,通過抵押車輛的方式,與銀行簽訂貸款合同。劉凱平在完成這一移花接木的資金游戲的同時,還不忘將購車發票進行涂改偽造,抬高購車價款,以從交行吉林分行獲得更多貸款。

  在這一過程中,所有往來的資金由劉凱平一手掌握:一方面,劉凱平要求外地戶籍的實際購車人將“月供”打入自己的個人賬戶;另一方面,劉凱平將充當“貸款工具”的本地戶籍貸款人的交行賬戶牢牢掌握在手中。在“兩邊收錢”后,劉凱平再挪用手中的資金償付銀行部分貸款,其余部分則由自己截留。

  據統計,從2006年至2010年,信東公司共從交行吉林分行騙貸322筆、總額近億元;累計詐騙實際購車人數千萬元,受害的實際購車人多達300余人,遍布黑龍江、吉林、遼寧、河北、天津、江西、內蒙古各省市區。

  前述舉報人、原吉林省公主嶺市政法委副書記常貴的女兒常天暢是其中一名受害人。

  2006年12月,常天暢經他人介紹向信東公司分期付款購車。次年2月常天暢從劉凱平指定的汽車生產廠提回了兩輛金旅客車用以經營長途客運業務,該型汽車稅后41萬元,兩輛共82萬元。從2006年12月到2008年5月期間,常天暢分期向劉凱平付購車款20筆,總計81.04萬元。購車款即將付清之際,常天暢向劉凱平提出了對賬要求。

  出乎常天暢的意料是,在劉凱平提供的交行吉林分行汽車貸款《還款付息計劃表》上的還款人顯示的竟不是自己的名字,而是名為譚寶林、楊良剛的兩個陌生人,貸款金額則是共計89.4萬元。當常天暢質問原因時,劉凱平反稱81.04萬元并非常天暢支付的購車款,而是譚寶林、楊良剛償還的交行吉林分行貸款。

  據四平市經偵大隊偵查的數據的數據顯示,截止2008年6月,常天暢實際購買的兩輛車僅向交行吉林分行償還了59.6萬元貸款;而在此期間,劉凱平從常天暢處收到還款81.04萬元、從交行吉林分行處收到貸款89.4萬元;僅在這一起案例中,劉凱平就從中“截留”110.84萬元。

  交行吉林分行:脆弱的防線

  該案多位受害人認為,如果沒有交行吉林分行的一路綠燈,信東公司及劉凱平的騙貸行徑將無法成功,數年來三百多筆的貸款發放過程實在有太多的瑕疵與紕漏,絕非尋常的工作疏忽可以解釋,而這也是常貴堅持舉報交行違規的原因。

  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銀行個貸部工作人員介紹,在一般情況下,銀行發放貸款需要由貸款申請人先提出貸款申請,接著銀行個貸部對貸款申請人的各項資料進行核實,以考察是否有貸款資格。如銀行認為貸款申請人具備貸款資格,向內部審貸會提交申請,審貸會批準后再釋放貸款。

  然而,在這起騙貸案中,現已查明的在交行吉林分行存檔抵押的42位購車貸款人均為虛假主體,他們雖然有吉林市戶籍,但沒有購買過任何客車。此外,他們大多無固定職業,不具備償還貸款本息的能力。更關鍵的是,這些“貸款人”從未填寫過貸款申請表。

  常貴告訴記者,在得知女兒常天暢的車輛陷入糾紛后,他費盡周折終于找到了“楊良剛”、“譚寶林”這兩個出現在前述《還款付息計劃表》上的貸款人,其中楊良剛是一位無業人員,收入微;而譚寶林因刑事案件正在監獄服刑,此前是一名環保工人。

  在吉林調查時,中國網財經記者見到了出獄不久的譚寶林,這位瘦瘦黑黑、40多歲的男人告訴記者:“當時有個朋友推薦說讓我填個表,說信東公司在招客車乘務員。我在幾份空白合同上簽了字,還交了身份證復印件,接著朋友就讓我回去等通知。后來沒多久我犯事坐牢了,沒想到一出來又收到法庭的傳票。”

  直到收到法院的傳票,譚寶林才發現自己當年簽字的合同是《個人汽車消費貸款合同》、《交通銀行貸款抵押合同》——剛剛從監獄出來、重獲自由,身上突然又背上了幾十萬的逾期貸款。

  據譚寶林的表述,交行在貸款審核、發放過程中的諸多漏洞暴露無遺:無固定職業人員如何通過銀行的貸款審核?銀行內部的空白貸款合同是怎么到汽車經銷商手中?僅憑申請人的身份證復印件是否就能在銀行開戶、獲得太平洋卡(用于還款)?開戶后,存折、太平洋卡為何不交由貸款人,而是給了經銷商?在貸款多次逾期未還后,交行是否曾向虛假貸款人發出過催貸通知?

  除此之外,在信東公司涂改、偽造發票套取超額貸款的過程中,交行吉林分行也難逃干系。

  以常天暢一案為例,按照交行總行“新車貸款不得超過新車價款50%”的規定,常天暢的每輛車最多僅能貸出17.5萬元,但信東公司實際貸出了44.7萬元,是規定最高額的255%。

  而這種情況在上述300多筆貸款中相當普遍:沈陽捷建旅游汽車公司經營多年的5臺北方奔馳及1臺蘇州金龍,在以復制粘貼的簡單涂改手法偽造發票后,從交行吉林分行貸出了230萬元,而市場上這6臺車的新車總價僅為200萬元左右。

  紫光支行:行長夫妻店的提款機

  虛假貸款人身份的審核通過、空白合同的流出、遠高于規定額度的貸款發放,諸多違規疑點指向的都是交行吉林分行下屬的同一個支行:紫光支行;而交行吉林分行紫光支行原行長齊志勇就是劉凱平的丈夫。

  據了解,2003年至2010年間,齊志勇先后擔任交行吉林市紫光支行副行長、行長;涉及信東公司的多筆虛假貸款均是齊志勇任職期間發放。據知情人分析,如常貴等人的舉報屬實,紫光支行上級單位交行吉林分行的諸多人員或也難逃嫌疑:“支行發放貸款、申請公證,都要經過上級單位核準。”

  而據多名受害人回憶,原交行信貸員曹偉曾長期駐點在信東公司辦公,“信東公司與交行吉林分行之間的手續往來很迅速,曹偉在其中做了不少工作。”信東公司事發后,曹偉被交行火速解聘,隨后不知去向。

  在上述案件的庭審中,面對受害者的指責,交行吉林分行明確表示:“銀行只需對辦理貸款的形式要件進行審查,如形式要件符合放貸條件,便可給予辦理。”

  然而根據相關規定,“形式審查”不能作為交行逃避責任的理由:《商業銀行法》規定了貸款銀行應當對借款人的償還能力進行嚴格審查;《汽車貸款管理辦法》第三十條規定貸款人發放抵押貸款,應審慎評估抵押物價值;《中國銀監會辦公廳關于汽車貸款風險提示的通知》第一條是各銀行金融機構空白汽車貸款合同必須由銀行控制,嚴禁由經銷商掌控;銀監會《汽車貸款風險提示的通知》第五條規定借款人賬戶要由其本人持有效證件開立,避免經銷商直接控制貸款,甚至挪作他用。

  未了的結局

  2008年5月后,常天暢停止了向信東公司支付尾款,其他發現真相的實際購車人也紛紛拒絕再往劉凱平賬戶上打錢;同時,交行吉林分行要求信東公司提供貸款人存單質押,在此之前暫時停貸。兩個方向的資金流同時停止,導致信東公司資金鏈斷裂,無法按時向銀行還貸。

  2009年3月,吉林市船營法院根據吉林市江城公證處出具的執行文書,將遼寧等省市的多輛營運客車扣押至吉林市。在相關部門介入調查后,江城公證處隨后又撤消了其違反《公證程序規則》的錯誤公證——這次公證系由交行吉林分行單方面申請提出,而其他相關各方均不知情。

  緊接著,交行吉林分行又以無法償清債務為由,對包括譚寶林、楊良剛等人在內的諸多虛假貸款人在吉林市昌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同時申請了財產保全,將常天暢等人的多輛營運車就地扣押。

  在庭審中,吉林市昌邑法院承認“兩臺客車為常天暢所有”的事實,但又認定“交行對抵押物享有優先受償權”,盡管常天暢明確表示自己作為客車的所有人,從未抵押過這兩臺客車。今年7月,常天暢對吉林昌邑法院的判決提起抗訴,截止發稿前,吉林市檢察院已決定支持常天暢的主張,向吉林省檢察院提交抗訴申請。

  常天暢的遭遇并非個案。直到今天,數十位遼寧、吉林、內蒙古等地的實際購車人也沒有拿回自己的客車。這些扣押車輛在吉林市吉輕物流院內露天停放了三年多后,經歷風雨侵蝕后已徹底報廢。購車成本無法討回、長途客運生意陷于停滯,很多家庭和企業陷入了困境。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常天暢等人多次指出信東公司及劉凱平存在騙貸的嫌疑,但司法機關并未對涉事公司及人員提起公訴。據了解,在出席過幾次庭審之后,劉凱平已不知所蹤,其夫齊志勇也已從交行吉林分行離職。

  對于交行應負的責任,吉林市昌邑法院在常天暢一案的判決結果中表示:“關于交行是否違規發放貸款問題,可由金融管理部門認定處理,本案不予討論”。

  • 來源:新浪網 作者:綜合



    免責聲明:1、凡本網專稿均屬于大眾財經網所有,轉載請注明“來源:大眾財經網”和作者姓名。 2、本網注明“來源:×××(非大眾財經網)”的信息,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侵權本網會及時通知用戶刪除或強制刪除相關信息。 3、大眾財經網為用戶提供的信息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用戶據此操作,風險自擔與大眾財經網無關。4、大眾財經網友情提示: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彩6宝典